艾敬 官方网站

http://aijing.zxart.cn/

艾敬

艾敬

粉丝:353870

作品总数:10 加为好友

个人简介

艾敬,辽宁沈阳人,创作歌手,曾经创作出版发行五张个人演唱专辑,以及其他EP 单曲。并在九十年代初以其独特音乐风格风靡亚洲,曾创下华语歌手海外销售记录,并成功在日本以及其他国家和地区举办演唱会。2004...详细>>

艺术家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

留言板

更多>>

艺术圈

作品润格

书 法:议价

国 画:议价元/平尺

匾额题字:议价

拍卖新高:

联系方式

艺术家官网负责人:钟银才

电话:0592-5933209

邮箱:artist@zxart.cn

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

艾敬首次在TedxQujiang公开演讲稿

  艾敬首次公开演讲献给“TedxQujiang”:9月21日晚在西安音乐厅出席TedxQujiang 2013分享会。TED是一家私有非营利机构并以它组织的TED大会著称,会议宗旨是“用思想的力量改变世界”。艾敬以“当爱成为信仰,艺术是主宰爱能到达的地方”为主题的压轴演讲,以下是演讲内容:

  一、我的1997

  我出生在中国的北方城市沈阳,我的父亲擅长演奏各种民族乐器,我的母亲声音甜美,我继承了父母在音乐方面的天赋,9岁时父母为我聘请了声乐老师。15岁考上沈阳艺术学校声乐系,在老师眼里我算是“叛逆”,因为喜欢上了流行音乐。17岁那年我离开了家乡沈阳,考上北京“东方歌舞团”,半年后我决定离开,去到南方广州开始了我的音乐个体户生涯。在广州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与当时的四大唱片出版社合作,录制翻唱了很多专辑,我还主演了一部电视连续剧,之后我考入北京中央戏剧学员表演系进修,毕业之际我被选入台湾一部电影《五个女子和一根绳子》成为主演之一,在中戏进修期间,我的第一张专辑已经在静悄悄地筹备着,这张专辑汇聚了当时北京摇滚圈和流行音乐圈子里最有才华的一批词曲作者以及乐手,历时几年的音乐制作,MV拍摄,出版洽谈,终于,我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演唱专辑《我的1997》。当我的两首歌曲的MV《我的1997》和《流浪的燕子》在CCTV播出的之后,造成极大的轰动,观众的来信像雪片儿一样飞来,我的唱片在台湾地区,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家都受到欢迎,那一年我24岁。

  二、中国制造

  九十年代初,我与日本索尼唱片公司签约,我多次往返日本,在那里参加了很多音乐节的表演以及唱片录制的工作,我的第一次个人演唱会是在东京举行。直到1998年,我的音乐生活发生了急剧的转变,那一年我在洛杉矶位于santanmonika CBS SDUDIO录制了完成了我的第四张个人创作演唱专辑《MADE IN CHINA》,这首歌的创作灵感来自我喜欢的一位美国摇滚巨星BRUCE SPRINGSTEEN 的一首歌《Bron In The US》,受到西方摇滚乐的影响,我认为流行音乐可以承载更多深刻的内容和社会责任感。我以为《MADE IN CHINA》是我的一张民摇摇滚的回归之作,我对此满怀信心。然而这张专辑没有通过国内有关出版方面的审批,我得到了一纸批文上写道:“用中国制造作为歌名有损中华民族尊严”。这首歌是我平生第一次在歌词中用了“爱”这个字眼,我唱道:我爱你中国,尽管你还不够好,母亲啊,我不能选择。I am made in china,在我的眼里有一个新的世界,于是我呼唤它,I am made in china 在我眼里有一个真实的世界,于是我告诉你他的颜色。这首歌的MV在纽约拍摄,当我在曼哈顿的大街上高唱“I am made in china”的时候,我绝对没有想到这首歌会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98年底,面对专辑不能出版,我选择沉淀自己,我开始反思过去十年的音乐生活,或许正因为自己的速度与时代不同步,我才会孤单。爱的根本是包容和理解,因此我没有诉冤,也没有炒作,我离开了自己的经纪公司,我选择一个人静静地,就像沉在海底的一粒细纱,我开始学习画画。

  三、过艺术家的生活

  1999年,我师从中国当代艺术家张晓刚,他让我自由发挥自己的想像,教我学会重复和控制画面的平静。我在画布上的一片天空中写诗,我把曼哈顿装进咖啡杯中,我画骷髅,我给它起名叫做;,我认为它是有生命的,如果你不相信爱,你眼里看到的就是骷髅。我回到了纽约,在那里住了很长的时间,那是一个激发我创作灵感的地方,我在纽约写出《MADE IN CHINA》整张专辑,也写出我的第五张专辑《是不是梦》。纽约的确一个梦幻的城市,它仿佛是一个打开的贵妇的首饰盒那样璀璨夺目,我又仿佛置身于一片海洋,我在那里游走,周围的景色都虚虚的看不清,我只需要沿着我的线去到我的点。在纽约的时间里我只是画画,看展览,煮饭。我过着艺术家的生活。纽约的博物馆,美术馆,画廊,街头艺术,乃至旧货市场,都给我的创作提供了养分。我认为一个艺术家首先要过艺术家的生活,而这种生活是不可描述的;与之相关的是需要产生相应的作品。或者就像杜尚一样什么都不做,他提供了一种看待艺术的哲学观,从而影响其他人做艺术的方式,间接地提供了创造力。

  四、艺术家的行动力和坚持

  能够在纽约建立起做职业艺术家的信念不容易,在纽约我看到全世界最好的艺术作品,面对这些,我感到自己的创作被激荡,然而我对自己是否应该选择做视觉艺术也充满疑问,世界上既然已经有那么多伟大的艺术家,还需要一个艾敬吗?我问自己,我能够给人们带来什么不同?!首先我认为视觉艺术是我的音乐创作的延续,更加自由,没有界定和界限;既是感性的也是理性的。同时视觉艺术又是一个手脚并用,脑力和体力相结合的工作,可以在实践过程中去发现和完善。艺术家不受年龄和外貌的限制,可以更专心地去关注自身内心的成长,只不过视觉艺术没有了音乐的旋律和节奏以及表演者的直接传达,因此更难。尽管如此,我在纽约的画室里已经很坚定,默默地准备着成为职业艺术家的一天。终于在2007年我第一次受邀参加艺术家联展,2008年我的首次个人艺术展《all about love 》在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2009年10月,我在纽约举办个展《ai want to love》,我的作品在一周之内被意大利藏家和纽约藏家购买,这时候我才意识到,从1999年拿起画笔到2009年,我在当代艺术领域的学习和实践中整整走了11年。我的总结是;“艺术家必须有行动力,不能只是把自己的想象力停留在脑子里,并且对自己的工作有一个坚定的信念”。

 五、生命之树

  2010年5月,一次重要的展览机会使我的作品创作得到提升,我受邀参加中国当代艺术展;“改造历史”主题展,策展人吕澎对我提出很高的要求,要求我展出全新作品。顺着这个主题的思路,我在想,这些年我们究竟“改造”了什么?还有哪些需要被改造?!我想到环境保护,资源的流失,我用了几万双一次性筷子去做一棵大树的造型,我给它取名《生命之树》,树上落着一只乌鸦,乌鸦在中国是不吉祥的象征,它们通常盘踞在墓地,透露着死亡的气息。然而乌鸦在日本却是被誉为聪明和高贵的,是吉祥的象征。黑和白的对比,死亡和希望的交错,仿佛想要告诉人们,你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判断和选择。《生命之树》意在探讨对生命的渴望,对环境的爱护。

  六、公共项目

  2011年11月,我迎来自己人生又一次重要的蜕变。我的个展“I LOVE AIJING;艾敬综合艺术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博物馆坐落在北京天安门的东边,已经有一百年的历史。这是中国国家博物馆建馆以来首次推出中国当代艺术家个展,我很荣幸地成为第一位在国博登场的当代艺术家。国博副馆长陈履生亲自为我策展,该展览筹备近两年,展出200多件我的艺术作品,包括雕塑,装置,绘画,影像四个部分。作品材料运用上包括;大理石,紫铜,不锈钢,天然矿石,一次性筷子,古董门,鲜花等等不同的材料创作的作品。展览期间我还举办了多次艺术现场的公共项目,我请来音乐家,诗人,舞蹈家与我的作品《生命之树》进行现场即兴表演,这个项目叫做“生命树下”,我还专门安排接送打工子弟小学生和他们的家长一起来看我的展览,我深知艺术创造对于孩子们心灵启迪的作用,而他们是这个世界的未来,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给孩子们的成长提供一个参考。“I LOVE AIJING;艾敬综合艺术展”展览获得很多关注和好评,很多时候是一家老小过来我的展览现场,并要求与我拍照。我非常乐意配合,我认为当代艺术需要以谦虚的姿态走进公众的视野,艺术家需要公众这面镜子。

  七、传承

  展览结束后,国家博物馆收藏了我捐赠的两个雕塑作品《海浪》,如今放在博物馆二层大厅。

  这个作品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对日本江户时代著名的艺术家Hokusai(葛饰北斋),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Tsunami(海浪),如果说这个浮世绘时期的“海浪”更多的描绘和纪录了当时日本渔民的生态环境,那么我的《海浪》更多的是对于自己内心感受的描绘,正所谓;“风浪平地起,内心是海洋”,《海浪》是我对那个时期民间艺术的致敬。黑白颜色一直是我喜欢的颜色,黑和白是中国水墨的色彩基调,也是东方的美学的精华。我认为当代艺术家既需要开拓和创新,也需要传承和发扬。

  八、勇于推开另一扇大门

  艺术家需要从生活里发现素材,并把它们整合在一起形成一个艺术语言。比如;我的装置作品《每一扇门里都有鲜花》就是从这句话得来,这句话的总结和包含了我的一段人生历程,我从一个流行歌手转变为艺术家犹如推开了一扇门,在这扇艺术的大门的背后是一个新的旅程,我学习到了很多不同的表现方法,一路上采集和收获,不断去尝试和失败,孤独和不被理解,最终我迎来了鲜花,这就是这段话的来历。有了这个idea之后,我首先从世界各地收集到了不同国家不同时期的古董门,它们带着古朴斑驳和残缺,它们却有着一种无以言表的美竖立在我的面前,仿佛在诉说着它们的故事,我把它们用各种鲜花装点,它们就成了我的作品《每一扇门里都有鲜花》。这个作品在展览期间需要每周更换鲜花,其味道甜美而复杂,是一个可以闻的作品。因此一个视觉艺术作品的呈现是多层次的,这些idea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和递进的。

  九、家乡故土,有温度的记忆

  一个人童年的成长背景和环境会给他的一生带来不可磨灭的痕迹。我的家乡沈阳曾是重工业城市,我的童年在工厂区长大,因此我对于钢铁和机械非常迷恋,对汽油和油污的混合气味格外熟悉。那片土地成就了我的个性,勇往直前,不畏严寒。我的装置作品;《我的母亲和我的家乡》以我母亲为线索,用她的形象做了一个埋头编织的母亲的雕塑形象,我的母亲发动了家乡亲朋好友和邻居们合共54个家庭以及他们的家人用废旧的毛线,编织了一幅宽六米,长16米的挂毯。我把自己的家乡和童年以及亲人那里得到的有温度和爱的记忆用在了这件作品里,这是一种爱的升华;把日常生活,废弃不用的毛线,替换和转换;以旧的材料,以集体和个人的情感记忆为线索,重新找到价值,重新来定义。这件作品放在国家博物馆里展示,也是对爱的最高致敬。

  十、“当爱成为信仰,艺术是主宰爱能够到达的地方”

  回顾我的音乐和视觉艺术创作历程,从《我的1997》《艳粉街的故事》《中国制造》,《生命之树》《每一扇门里都有鲜花》《我的母亲和我的家乡》等等,都是关于一个人的成长以及对爱的感悟,既有对人的关爱,对家乡的爱,对环境的爱,对国家的爱,乃至对世界的爱,我的另外一幅作品《枪与玫瑰》是反对战争呼唤和平的象征,画面的背景采用法国摄影师在1975年拍摄的反战的新闻图片,我用“love”的书写方式覆盖在采用手工丝网印刷的画面上,增加了透视感,也增添了爱的讯息。

  从音乐到视觉艺术的创作我都沿用着一个符号,那就是全世界都能读懂的语言"LOVE",也正如我的名字——艾敬;“love and respect”。

  无论顺境逆境我都怀有一个信念;把磨难沉淀在心底化作养分和动力;“用爱去创造爱”,因为我相信“当爱成为信仰,艺术是主宰爱能够到达的地方”。

2013.09.17